要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要闻 > 正文

秦岭里的香格里拉——黄柏塬穿越至老县城行走记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9-07-10

七月四日,陕西日报“全媒体行动”走进大秦岭调研采访团成员从黄柏塬徒步穿越至老县城途中。记者 刘强摄

  巍巍秦岭,层峦叠嶂。

  六月积雪的鳌山下,有一片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黄柏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桃坪原始森林。这片密林,既孕育了汉江一级支流湑水河,也是举世闻名的傥骆古道的必经之地。

  作为无人区,这里到底掩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7月4日清晨,怀着兴奋和期待,记者跟随陕西日报“全媒体行动”走进大秦岭调研采访团,从原始森林的起点核桃坪出发,开启了长达5公里的黄柏塬镇核桃坪至厚畛子镇老县城无人区穿越之旅。

  黄柏塬、厚畛子分别位于秦岭腹地的太白县和周至县。从黄柏塬镇的核桃坪到厚畛子镇的老县城,是秦岭山中经典的户外徒步线路之一。

  一走进核桃坪原始森林景区,就看到青砖铺就的甬道两边布满了龙松、油松、桦树和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参天大树。沿着蜿蜒曲折的木制栈道向山上走,树也越发粗壮高大起来。

  指着一棵曲枝遒劲、势若盘龙的油松,景区工作人员李钊告诉记者,它至少有300岁了。由于树干交错盘绕,酷似龙翔九天,因此当地村民称此树为“松大爷”。李钊说:“据当地村民讲,这可能是树木遭过雷击后形成的一种奇特景观。”环顾四周,顺着李钊手指的方向,我们还看到不少“百岁老人”。其中,最叫绝的要数枝桠分成两半的“和合二仙”和三枝盘旋在一起的“桃园三结义”。

  遮天蔽日的森林里,安静极了,偶尔能听到几声不知名的鸟鸣,让人不禁体会到“鸟鸣山更幽”的意境。抚古追昔,这些参天大树仿佛在向我们诉说着古老而又神秘的历史。

  沿着山林之间的甬道走了大约1公里,李钊停下脚步说:“甬道就修到这里,我也就送你们到这里了,那边就是西安的地界了,剩下的路都是原始的山路,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傥骆古道’了,它是历史上长安通往蜀地和大西南各地的多条古道中最快捷且最险的一条。”

  李白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就是描写傥骆古道的。白居易也曾在路边的石壁上刻下了佳句。令人感慨的是,千百年过去了,这条路依然存在。走在古人曾经赞叹的古道上,穿越密林,翻越秦岭,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诉说。

  一路赏景、一路与同行的几名背工聊天。“我从小就在这条路上走,对这条路上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经常有一些来旅游的人会找我们帮带路或背行李。一到周末,这条路上的人就会多起来。” 核桃坪村民王有志告诉记者。

  在我们的行程中,湑水河始终一路相随。越往里走,河水就越大。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只见右侧的河床变宽为十余米,河底呈现蓝绿色,水汽在水面蒸腾,形成一层薄纱,袅袅升腾宛如仙境一般,恍若行在九寨……“好美!” 大家发出了同样的感叹,纷纷举起手中的相机、手机一个劲儿地拍照。

  再往后走,让人惊叹的还有路边小巧鲜艳的野草莓、一丛丛的野蘑菇及时隐时现的菜花蛇。随行的黄柏塬原生态风景区副主任刘胤琪告诉记者,在山里还能经常碰到熊猫、金丝猴、羚牛等动物。去年12月,他就在山上看到了两只羚牛,其中一只胆大的羚牛站在岩石上好奇地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走。

  沿溪而行,山谷愈发幽深,不时会经过长满青苔的石台阶。经过一段比较险峻的石壁时,随行的带队人员停下了脚步,指着脚下的路说:“这一段是傥骆古道典型的石栈道遗迹,它是用石条作为支撑,上面架设石板。现在的古道大都被水冲毁或被植被掩盖,很多都找不见了。”记者跳下石栈道,站在下边仔细地观察石栈道的结构,看着其他团员小心翼翼经过这段山壁上凿孔架设的栈道,让人不禁联想到“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壮观场面。可见在《史记》中被称为“天下之大阻”的秦岭里,古人曾用智慧和血汗,在山壁上凿孔架栈道而行,开辟了通越天险的道路,方便了多少后来人。

  走出丛林,西安市引湑济黑调水工程大坝就出现眼前。坝上一桥飞架南北,清澈的湑河水通过涵洞,穿越秦岭大梁,在岭北厚畛子镇钓鱼台村上方涵洞口流出,汇入发源于太白山二爷海的黑河。

  到了黑河水源地,有一段水泥路通向老县城。“很多人来到这里才知道,老县城不是周至县的老县城,最早是佛坪县的老县城。说是县城,按现在的大小,也就村子一般大吧,一眼就能望得到头。如今这里的交通依然不方便,撤县后,人也走了许多,因此当地人保持着安静的生活,这也是难得。不过这两年游客渐渐多了,一些当地人又回来了,旅游旺季时做点农家生意。”周至县佛坪厅旧城文物管理所讲解员李刚介绍说,“老县城地处秦岭山脉中,四面环山,风光秀丽、民风淳朴,被许多人誉为‘秦岭里的香格里拉’‘秦岭腹地的世外桃源’。”

  老县城是傥骆古道的一个重要据点,在清代前期,这一带已经成为南来北往的重要驿站,南方的盐与北方的皮货在这里交易。随着傥骆古道的废弃和新县城的南迁,老县城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新中国成立后又几经划拨,最终成为周至县厚畛子镇的一个自然村。

  一次穿越之旅,不仅考验了媒体人的脚力、眼力,锻炼了意志,更在与大自然的零距离接触中涤荡灵魂,追问本心。我们每个人都在思考:面对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这样的文化,我们该如何全身心地来守护这座滋养中华民族的父亲山——秦岭。(记者 李艳 刘强)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乌兰察布文明网 安宁文明网 桂林文明网 合肥文明网 侯马文明网 宁乡文明网 忠县文明网 北京延庆文明网 清丰文明网 拉萨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