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老院子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9-09-04

  走过窄窄的小巷,拐两个弯,就看到了院门。

  说是院门,两扇木门早已卸掉,檐廊上的木雕已模糊不清。我轻轻地抚摸着它,一种异样的感觉像海水慢慢漫过记忆。

  记忆里,院子不是这么小,传统的四合院,三间正房,两间东房,两间西房,南面是灶台和耳房,一大家子的人生就在这个四方四正的院子里风生水起。

  我听到了弟弟手挥自制小火枪冲锋时的呐喊:“同志们,冲啊!”还听到过年时的鞭炮声:“噼噼,啪啪!”

  我看到了家里的那只老猫慵懒地躺在青石阶上,打着哈欠。黄色的毛泛着光,我和弟弟绕过它,嫌弃地踢它两脚。

  我看到母亲为我扎辫子,就坐在石阶上,铺个小花垫,梳子一下一下,温暖的日光晒着头发暖烘烘,还有点发烫。我偎在母亲怀里,舒服得不想站起来。

  我闻到了烤红薯的香味。冬天的早晨,我和三姐还在被窝里,父亲把炉子烧着了,温度马上就升起来,我的胳膊敢伸到被窝外了,赖在床上不起。直等到炉子里煨着的红薯熟了,父亲用火钳把它夹出来,正合适,皮不焦,软软的,烫手,说:“第一个谁吃?”我立马翻身抢到手里,咬一口,哇!那个时候,全部的味蕾都张开了,香!

  我看见正房的窗户打开了,一个个窗格子上都贴着精巧的窗花,是母亲剪的,有桃花、杏花、牡丹花,有桃子、梨子、大苹果,还有那么多的动物,小猴子、小白兔、小山羊,什么都有。我们家人多,属相多,每年剪窗花我都缠着妈妈剪十二个属相的图案,然后对着自己的属相乐上半天。

  我听见正房的大窗台上有三个孩子的叽叽喳喳声,那是二姨家的弟弟妹妹放暑假来和我玩了。窗台好宽好大,平滑的青石摸着凉快、躺着舒服。我们仨脑袋挤成一堆讲故事,听来的,瞎编的,不管,都津津有味,都惊心动魄。

  我们对正房历来饱含敬意。正房有故事,据说抗战时期,日本人从黄河对岸射大炮,炮弹打在正房的石墙上,只留下了浅浅的凹坑,正房岿然不动。

  我推开正房的门,里面早已面目全非。原来有一个大炕,兄弟姐妹们都在这个炕上熟睡过、嬉戏玩耍过。炕头放过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稀罕物件。地上原来放了两个躺柜,专门请木匠来家里做的,漆成暗红色,画着游龙戏凤的图案,被母亲擦得发亮。后来添了立柜、橱柜,玻璃上贴过花花绿绿的电影演员的照片。如今,这些东西的下落连父亲都忘记了,说记不清是二三十年前搬到巷口什么地方被收破烂的拉走了。

  哦,那是我生命最起初的地方,现在,只留下影影绰绰的图像,像毛玻璃,看过去怎么都不清晰,但是,我是那么爱它。站在屋子中央,我分明听见岁月的“滴答”,在时间流动的间隙里我能看到过往的风,一缕缕,吹向回忆,吹向父亲母亲,吹向我。

  都说回不去的是故乡,谁说不是呢!

  时光是有脚的啊,它不动声色又从容不迫,把母亲,把老院子,把故乡统统带走。

  我做了故乡的异乡人了。细算来,我离开它竟很有些年头。这儿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那么熟稔到被忽略的地方,而今,它成了异乡。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当老院子的租户笑着问我要找什么人时,我知道,我的笑容一定比较难看。

  从老院子出来,从前街走到后街,车辆来来往往,行人熙熙攘攘,没有看到一个熟面孔。

  原来巷子外的那棵大梨树没有了,我记得那梨子又大又甜。

  原来街道边的杨树都换成了国槐,街上没有清清的水渠了,都成了楼房。

  原来面包店那一排房子都拆了,松软的面包只在梦里了。

  原来的学校也变了模样,校门变了,连操场也翻了个个。

  我去过的大理发店关门了,老街上的老房子长满了杂草。

  车站搬走了,成了林立的店铺。

  照相馆早已消失,那儿建了个广场。

  我遇见了我的小学老师,她已经不认得我了。

  我儿时的玩伴,再也没有见过面。

  ……

  想来世上最无情的便是时间,它转瞬流逝,白云苍狗,仿佛真是一眨眼,那些童年的少年的模样已定格在某个时空的隧道里,不管你去向何方,不管你经历了怎样的华丽或沧桑,都再也无法挽回。

  而它又是最多情的!只等午夜梦回,等你的意识最脆弱,它就会像个老友,牵起你的手,伶伶俐俐,飞过千山万水,又回到老院子,远远地喊一声妈。

  妈妈,我回来了!(韩青莲)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宜兴文明网 迁安文明网 甘肃文明网 大英文明网 北京通州文明网 安阳文明网 大庆文明网 盘锦文明网 辛集文明网 莆田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