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白雨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9-07-09

  初夏,已经收获的田野只剩下麦茬挺立在空旷的大地上,中空的麦秆像一个个号角,冲着天空奏响丰收的乐章。曾经铺满金黄色麦穗的大地,因为收割而变得坦荡豁亮,透着吹糠见米般的干净,像是天地之间刚刚布置的新房,透着无言的喜庆,不,更像生产完的母亲一样,周身洋溢着幸福,也透着疲累。这幸福的疲累扩散开来,大地便处处弥漫着产后的安详松弛。

  三畤原下,玉米已经播种,布谷鸟不徐不疾地自呼。我捧起一把黄澄澄的麦粒,吹去麦衣,放在鼻尖轻轻地嗅着,那儿时就熟悉的粮食的气味使人心思澄净踏实。

  武功镇洛阳村,家家户户门前晾晒着收割回来的麦子,摊满了门前的公路,于是这村里唯一的官路就显得格外隆重起来,大地把丰收的喜悦慷慨地抛撒在村庄,村庄里里外外便浸泡在富足里。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婆婆,满脸笑意地坐在自家门口,连斜躺在身边的拐杖都透着满足。我在村里漫步,不时见到上了年纪的村民在自家门口忙碌着,收拢摊晾的小麦的、挑着麦草抖落麦粒的,家家户户都把丰收晾晒在自家门前。

  西边有雷声传来,轰隆隆地自远而近。抬眼西望,一大片浓重的黑云滚滚而来,像有人吆了一群黑色的牛在匆忙赶路。村民边收麦边相互提醒,“白雨来了,收快!”

  说话间,眼见着西边大片的黑云压过来,快速向东移动,闪电不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天空划出刺眼的曲线。我走在黑云底下,风凉飕飕的,刮过依旧明亮的旷野,爬蛇般掠过我的肌肤,继续向东刮去。空旷的田野毫无遮拦地暴露在黑云下,无处躲藏。嗅一嗅,和着风的沁凉的,是些微的泥土的腥气。

  刚坐进车里,大颗的雨珠便砸在车窗上,那些柔曼的柳树在风里被一只只巨手捏住脖颈般,剧烈摇动,拼命挣扎,碎叶、树枝哗哗地被雨击落,地面瞬间慌乱不堪。仰头望去,天空霎时垂下数股雨柱,壮硕的北风推动着这些雨柱迅速向南移动,疾速形成雨幕,万箭齐发般扎向大地,地面便开出一朵又一朵雨花,像是满地的活鱼在水面拍打着尾巴。那些成股的雨柱击打着新翻的犁沟,泥浆便哗哗地冲刷着,奔流着。放眼望去,大地如胎动一般,剧烈翻滚。公路上,白雨突降使得地面水流不及,这里那里便汪出一处处不知深浅的潭来,仿佛一踏进去,就会踏进不可知,这不可知使人畏惧。

  天色更暗了。当我在雨里拼命地想冲出黑云的笼罩时,才发现,天地笼罩在无边的墨色里,雨柱击打着车窗,发出砰砰的声响,风在窗外死命摇动着车身,路上的行人缩着脖子快速地奔跑,尽管雨的前面还是雨,人们从一片雨幕跑进另一片雨幕,只是跑着,失去了方向一般,不知跑向哪里。那些骑着摩托车、自行车的路人,都尽量缩着脖子,向着家的方向疾驰,而家却似乎永远无法抵达。

  风继续刮着,似乎要把这人间倒置。我干脆把车停在这无边的旷野,聆听雨水浇灌大地的声音。久旱的土地吸吮着这自天而来的喜悦,婴儿咂摸乳汁般酣畅满足,皴裂的土地欢畅自得,渐次舒展。我似乎听到那些及时播种的玉米种子正鼓胀着身子,悄悄地从干瘪中苏醒,不急不慌地孕一星儿胚芽,静等着从地里拱出来。

  我深深地呼吸,泥土的腥气弥漫胸腔,大地母亲就在这疾风骤雨里又一次历经着床、孕育、成熟,为下一次的分娩埋下伏笔。

  雨住月出,世界澄明。(李慧)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六盘水文明网 淮北文明网 亳州文明网 敦煌文明网 乌鲁木齐文明网 长泰文明网 山西文明网 莆田文明网 三门峡文明网 博乐文明网